云南频道
  • 体彩大乐透派奖有惊喜
  • 体彩大乐透派奖有惊喜

震撼航拍 飞越云南!

2020年05月22日 15:21:55 | 来源:中央电视台

位于中国西南边陲

西北部是中国最长、最宽的

南北向山系横断山脉

东部是中国四大高原之一的云贵高原

云南同时具有寒、温、热三带气候

紧凑而丰富的地理样貌和气候类型

使这里成为动植物的王国

云南也为中国56个民族中的26个民族

提供了世代居住的家园

5月21日

《航拍中国》第三季——《一同飞越》

重磅上线

第一期展现了云南的天际美景

  顺着融化的冰雪俯冲,触摸一条凝固的河,跟随勇敢者和愤怒的江水来一场搏斗!最后一路爬升至山顶和牦牛一起守候春天的到来。

  6500万年前造就喜马拉雅山脉的那次板块碰撞,在青藏高原的东南角制造了一场当头对面的对决。

  巨大力量在不同板块之间短兵相接,最终挤压出的褶皱,化作7条平行的山脉,这便是横断山脉。

  虽然它只把很小的一部分给了云南, 却足以成就云南的最高地带。这片高地不仅够高,而且层层叠叠广阔无比。于是,它们注定要去挽留一切往来的通行者们。

  来自西南的印度洋季风携带着温暖水汽,钻入横断山脉深邃的峡谷向北前进,之后便一头撞上梅里雪山。

  这是一个庞大的雪山群。10多座海拔超过6000米高峰。围绕在6740米的卡瓦格博峰周围,无法逾越这个高度的水汽,都会以不同的方式,折返回去。

  无法北上,这些被拦截的水,于是汇聚在一起,集体向南,沿途甩下一路惊奇。

  有一些水,它们看上去就要逃离雪山的怀抱,不巧却被冻在了这里,成了一条凝固的河。

  它们看起来一动不动,但却是横断山区脚步最快的冰川。最快的时候,明永冰川差不多每天可以移动一米多,借助3000米左右的高差,它们的旅程将从雪山之巅,直抵森林。

  冰块的断裂与相互挤压产生的动静,有时会响彻整个山谷。

  谷底最深处是滔滔怒江。大山拦截的大量水汽化作降雨,与冰川融水汇做一起,向南奔流。激流在巨大的落差中不断加速, 创造了全世界皮划艇选手最为向往的黄金水道。

  在高耸的夹岸间,怒江切割出这道平均深2000米的峡谷。在老虎跳,峡谷突然收紧至20余米,滚滚白浪都要挤着,通过这段狭窄通道。又遇巨石挡道, 一下逼着怒江爆发出它的野性。那些追随野性的顶尖高手,争相前来,与暴怒的江水一起释放自我。

  陡峭的高山峡谷间,动辄就有上千米的落差,高度一变,冷暖气候也截然不同,动植物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独属的地盘。

  滇金丝猴选择在海拔2500~4700米的这片空间生活。除了人类,全世界能在这个高度上生活的灵长类动物,也只有他们。

  这是中国特有的物种,数量极少且非常敏感,直到1993年才有人第一次拍摄到它们的影像。

  远离人类,身居雪山峻岭之巅的隐秘世界,滇金丝猴却活成了世间最爱美的动物之一。它们拥有最像人类的脸,白里透红的面庞,美丽的红唇,前卫的发型,配搭上白衬衣黑礼服,滇金丝猴是这场风雪中最优雅的绅士。

  从低往高,不同的海拔就有不同的气候。随着季节轮转,牦牛在不同的高度间切换着自己的草场。冬天刚刚结束,它们便开始向高处跋涉。漫漫长路上,绿意盎然的杂树森林渐渐变为苍翠的针叶林。

  丛林荆棘、激流险阻,危险随时可能发生。两天后,牦牛登上了海拔3800米的山脊。地上的牧草将一天天丰盛起来。不久后,它们就可以独享这片草原的悠长夏天。

  金沙江是长江的干流,位于上游,它在云南的旅程原本是一路向南,不料,却在这里遇上大山挡道,让它不得不调转方向,做出一个超过100度的大拐弯。

  幸好有这个弯,金沙江转而向着北方返回,否则它很可能像怒江和澜沧江那样,流出国境,远走他乡。

  转弯之后,它吸纳更多支流,然后投身一条更大的河流。干流与支流融为一体,也改换为一个更加响亮的名字——长江。

  前方的路还很远,金沙江要穿越的高山峡谷不计其数。

  在这里,垂直高差将近4000米的峡谷,只给江水留下狭小的通道。最窄的地方只有20米宽,大江几乎被扼住喉咙。水势汹涌,游人必须保持安全距离,但巨石偏偏选中了这澎湃之处。

  浪花再大,也包裹不了这嶙峋的体格。有实力在哪里都能崭露头角。

  云南的云,不光飘在天上,也飘在水里。

  如果你喜欢安静,可以来到泸沽湖,对着水面,看白云流过,看时光流逝。你还可以搭乘当地摩梭人的猪槽船,亲近水面上的朵朵白花。它的学名叫做波叶海菜花,人们戏称它为“水性杨花”。其实,它并不会随波逐流,它的根部紧紧抓住湖底。在云南的九大高原湖泊里,唯有在泸沽湖最常寻到它的踪迹,因为只有最清澈的湖水才能留住它。

  每个去过丽江的人喜欢上它的地方或许都不一样。木楼与石板路,流水与鲜花。但是有一种搭配是最多人喜欢的,那就是古城和玉龙雪山。

  雪山离丽江只有15公里,不远不近,既巍峨又不用仰望 ,雪山用这种方式变成人们对丽江的第一印象。古城越来越热闹,越来越多的游客也赶来和雪山合影,雪山也不失时机地带顶小帽子,换换搭配。

  在大理,固定搭配的是苍山和洱海,它俩像是永不分割的一对,祝福着来到这里的男男女女,确实每年有数以万计的情侣来到这里,在苍山洱海间,晒着自己那满满的甜蜜和幸福。

  无意间,这里成了一个超级露天摄影棚,苍山规定了它4122米的高度,洱海设定了它129公里的周长。四季如春的宜人气候,让姑娘们总能穿着婚纱拍个一整天。此外,它还有灯光师打不出来的光线,置景师做不出来的背景,甚至还提供免费的群众演员。

  自从有了钢筋和水泥,人们越来越敢于向巨型工程发起挑战,在金沙江大峡谷没有什么称得上庞大,就连所有的大型机械也都成了微缩景观。考虑到工程的难度,人们选择在峡谷较窄处施工、建造。这个设想,人们早在60多年前就跃跃欲试,直到如今才成为现实。建成之后,它将成为仅次于三峡的世界第二大水电站,平均年发电量超过600亿度。

  金沙江在它还未变身长江之前,就把西部山谷间孕育的清洁能源转化为电能,源源不断地输往下游经济活动更为稠密的广大东部地区。

  沿着横断山脉飞行,去收集大自然馈赠的美景,在季节的轮转中,见证草原和海子的交替呈现,穿破云雾,欣赏仙女千湖的美丽,在雪山脚下感受时间的鬼斧神工。最后俯瞰壮丽的火山,感受大地的心跳。

  中国有许多省份,名字都与大地上的山河湖海有关。只有云南的云,来自天上。

  人们用彩云之南来形容这片天地,复杂的季风交替到来, 让高原上徘徊的云朵有了最丰富多彩的变化。

  云南的西北部,云的来来往往,塑造出一个光影变幻的世界。

  香格里拉最早源于80多年前一个西方作家的想象,在他的描绘中远在东方群山峻岭之中有一片永恒的和平宁静之地。之后,不计其数的人们开始寻找这片胜地,究竟是哪个地方才配得上香格里拉的名字,人们纷纷给出自己的答案。

  香格里拉真正成为一个地名是2001年的事,在经历60多年的寻找之后,唯有这里获此殊荣。在香格里拉,奇幻变化的不只有云朵和阳光,还有海子和草原。

  云南人管湖泊叫海,所以纳帕海事实上是一个湖,不过这么说只能算对了一半,因为一年之中,湖水只在此停留一半的时间,另一半的时间湖水会退去,腾出地方留给依拉草原。

  每年6月,西南季风开启了香格里拉的雨季,一年80%的雨水在此时降下,水面渐渐地膨胀为原来的5倍, 看起来仿佛有了海的气势。3个月后,季风退却,旱季降临,同样的地方就成了依拉草原。草地和沼泽是最丰饶的栖息地,无条件地向动物们敞开,冬季一批客人如约而至,它们是来自青藏高原的黑颈鹤,在这里它们将与伴侣一起度过整个冬天。

  云包裹着群山,也掩藏着秘境。

  一串串湖泊散落山间,它们是远古时期冰川离开时留下的脚印,20000年前,因为重力的作用,厚厚的冰川从山顶裹挟着这样的巨石向下移动,在地面上摩擦,侵蚀出一处处凹陷。到了大约10000年前,随着气候的变化,冰川渐渐消失,那些凹陷显露出来,形成了这些微型的湖泊。当地人称这里为拉姆冬措,意思是仙女千湖。

  哈巴雪山脚下,泉水开出一片洁白的花,山泉从地下涌出,富含的石灰质不断析出,最快的时候1年能沉积出1厘米厚的白色钙华,水流沿着台地层层流淌,层层积累,几十万年的时间,终于有了这朵大地之花。如今泉水还在流淌,花朵仍在生长。

  哈巴雪山和玉龙雪山之间, 这是一场没有观众的高空表演。检修人员脚下踩着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特高压输电网,它能够将中国西部充沛的剩余电力远距离输送到用电量更大的东部地区。短短5天的停电检修时间里,工人们必须抓紧时间走完116公里的空中缆索。云上漫步,需要小心翼翼, 更需要速度和胆量。哈巴雪山和玉龙雪山之间, 这是一场没有观众的高空表演。检修人员脚下踩着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特高压输电网,它能够将中国西部充沛的剩余电力远距离输送到用电量更大的东部地区。短短5天的停电检修时间里,工人们必须抓紧时间走完116公里的空中缆索。云上漫步,需要小心翼翼, 更需要速度和胆量。

  在云南,云雾可能从你想象不到的任何地方冒出来。

  蒸腾的热气弥漫山谷,告诉人们即便是脚下的土地,也从来不是一片寂静。腾冲拥有80多个温泉,是地热活动的集中分布区。这个圆圆的池子被人们叫做热海大滚锅,水温超过90℃,把水盛出,鸡蛋串用草绳穿起来,做上标记,10来分钟,风味独特的地热快餐就做好了。

  温泉可能是我们能够感知到最温柔的一种地质现象了。大地也曾不那么温柔,这里的99座火山就是曾经任性的结果,如今火山虽已休眠, 但遍布的地热依稀还在向人们暗示着大地深藏的能量。

  观察野象最安全的方式,也许就是从空中偷看。云南西双版纳的雨林里生活着中国境内唯一的野生大象种群。它们是这片森林的主人,也是中国境内最大的陆生野生动物。

  但是,当它们经过人类的道路时,却需要特别的呵护。即使是最勇敢的头象,此时也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远处巡逻的工作人员发出了停车的信号,人们耐心地保持距离。这样的相遇每天都会进行,彼此谦让、互不打扰。

  4月,天气回暖,被云雾掩藏许久的景迈山终于等到了采茶的时节。半夜出发的人们沿山路跋涉4个多小时,赶在早晨到达山顶,不经意间也步入了这片云上仙境。

  云贵高原是茶树的发源地,在漫长时光里,每到新茶吐绿的季节,山上的茶农都会不辞辛苦采摘他们引以自豪的大叶茶叶。

  采茶在云上和云下同时展开。云下,面对千年时光里人们栽种下的数万棵古茶树,茶人们早已练就了爬树的绝活。但即便身手敏捷,人少茶多,每年仍有大部分的古茶树轮不上采摘。他们只是这样世代采茶,世代栽树,千年积累有了这万亩古茶园。

  云南,是全国世居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每个民族的传统节日往往是各民族人民互相了解的绝佳途径。

  泼水节早已让人们认识了傣族。今天,他们正以最大的热情欢迎那些来自全国各地与他们一起欢庆的人们。当地人专门修建了这个广场,让水把祝福带给大家。

  景洪本地人的主战场,则在澜沧江的江边,你来我往毫不相让。街道深处,游击战、遭遇战、狙击战,各自展开,弹药补给来自锅碗瓢盆的民间配送和官方的洒水车。欢乐的大战中,成为湿透的落汤鸡才是最大的赢家。

  夜幕降临,澜沧江换了一身节日的装扮,8点过后,人们点燃手中的孔明灯,将美好的期望与祝福送到天际之上。幸运,又是不那么容易得到,幸福,往往需要等待,每一盏光亮的背后都是一个个温暖的故事。此时此刻,没有人再会觉得孤独,万千的欢乐与希望冉冉升起,扑面而来。

  红,这抹鲜艳是云南大地的底色,土壤中的铁在经年累月的氧化作用下呈现出热烈的色彩。

  人们向红土地讨生活的同时, 也让红薯、荞麦、玉米这些农作物加入大地的宴会。不过对于庄稼来说,红土地并不算肥沃,人们不断寻找适合的作物,为它涂抹新的色彩。

  1月,中国的大部分地区还被寒冬的黑白色调主导时,西南暖湿气流覆盖下的罗平已是满地金黄,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人造花园。

  油菜花是这里的主角,花开放时,蜂农要带着蜜蜂不停地去寻找鲜花最绚烂的地方,这是他们今年的第一站。蜂蜜是这片花海给予他们的新年礼物,馈赠不止如此,蜂蜜仅仅是副产品,每年油菜花海最多可以为他们的耕种者贡献出50000多吨植物油。

  当海拔上升到3500米,一片草甸的出现突然让人以为身在塞外,寒冷的气候让绿树销声匿迹,青草却将山峦染绿,牛羊群,蒙古包,风光似曾相识,只是牧民的羊毛披毡别具一格,披在身上可以抵御寒风,窝成一团便是座微型帐篷。

  大地改变颜色,有时只需要短短几天,初雪落下,草原就变成了洁白世界。这里有中国纬度最低的滑雪场,在色彩鲜艳的云南,一抹纯白有时也让人兴奋。

  耕田种地将哀牢山变成一种线条与色彩的艺术。1300年来,哈尼族人持续创作,将山雕琢成无数阶梯,最多处有3000多级,山、水、林、田和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山顶树林蓄住雨水,半坡住人,遇见更多阳光,下山坡布满梯田,渠道将水次第注入,每一块田都能得到滋润,线条绘就,只待四季轮转,为它填充颜色。春天,梯田里很热闹,犁田,插秧,希望被栽入水中,等待秋季,金黄满野,收获之后,重新注满水的梯田映照着天空,等待来年。

  这条铁路始建于1915年,整整100年之后,重新开通的小火车线路,成就了一种慢旅行的方式。穿过小镇,穿过田野,过去的车厢里坐满了离家远行的当地居民,今天拥挤的全是远道而来的外地游客。

  从米轨到准轨,再到高铁,昔日全国铁路网的边陲末梢,正逐渐转变为中国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国际铁路枢纽。昆明动车所拥有58条存车线路,10条检修线路,是西南地区最大的动车之家。在外奔波一天的动车关掉引擎,洗去尘埃,就到了入睡的时刻,而此时却是检修人员工作的开始。人们要赶着检查、测试和维修,好让这些动车在睡醒之后,可以一如既往地继续奔忙。

  昆明人很难感知到冬天,最冷的月份,平均气温也有8℃左右。不过每当红嘴鸥成群结队来到滇池的时候,昆明人都能知道冬天来了。

  红嘴鸥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每年的11月前后飞到滇池过冬,它们的食物是水中的鱼虾、昆虫和植物,人们还为它们配制了特殊的鸥粮,在不冷的冬季里,红嘴鸥变成了滇池的标志。1985年,9000多只红嘴鸥第一次飞进了昆明市区,从那以后,这座城市也变成了它们的家园。

  彩云之南,少不了鲜花的色彩,作为春城的昆明,自然要选择最独特的颜色,装点这悠长的春天。自然界蓝色的花朵并不多见,1984年它被从国外引入昆明,如今,这个外来家族已扩大到1000多棵,蓝花楹的出现,让昆明人的生活多了一抹别致的蓝色。红嘴鸥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每年的11月前后飞到滇池过冬,它们的食物是水中的鱼虾、昆虫和植物,人们还为它们配制了特殊的鸥粮,在不冷的冬季里,红嘴鸥变成了滇池的标志。1985年,9000多只红嘴鸥第一次飞进了昆明市区,从那以后,这座城市也变成了它们的家园。 彩云之南,少不了鲜花的色彩,作为春城的昆明,自然要选择最独特的颜色,装点这悠长的春天。自然界蓝色的花朵并不多见,1984年它被从国外引入昆明,如今,这个外来家族已扩大到1000多棵,蓝花楹的出现,让昆明人的生活多了一抹别致的蓝色。

  走出城市,云南的红土地对于很多作物来说是一种低产土壤,但很多花卉却把它当做了乐土。万寿菊,很爱晒太阳,云南充足的阳光和温暖的气候,让它们在这里可以轻易铺出大片金黄。

  而为了遮挡过多的阳光,人们在茶园里种下了1000多株冬樱,没想到每年的11月底到12月初,无量山10℃左右的气温,催开了茶山一年中最绚丽的颜色。

  鲜花的美丽是短暂的,它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到达全世界那些需要它装点的地方。每晚花市开启,花农们要为白天刚刚切下的鲜花抢个好位置,市场里的好位置总有一些会留给那些最积极的人,这里的规则是先来后到。

  斗南花市是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在中国,作为商品的鲜花,每10枝里就有7枝从这里走出。凌晨,花卉拍卖交易中心的电子显示屏显示着行情的脉搏,人们要赶在白天到来之前完成大宗鲜花的买卖,成交后鲜花奔赴车站、机场,最快当天上午就能到达千里之外。

从一朵白云到一滴甘露

从一座春城到一株草木

从一季繁华到一刻绽放

鲜花把彩云之南的美丽与芬芳

带往世界各地

【纠错】 [责任编辑: 刘东]
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29121390785831